<em id='25niugLdx'><legend id='25niugLdx'></legend></em><th id='25niugLdx'></th> <font id='25niugLdx'></font>

    

    • 
         
         
      
          
        
              
          <optgroup id='25niugLdx'><blockquote id='25niugLdx'><code id='25niugLdx'></code></blockquote></optgroup>

          <span id='25niugLdx'></span><span id='25niugLdx'></span> <code id='25niugLdx'></code>
            
                 
                
                  • 
                         
                    • <kbd id='25niugLdx'><ol id='25niugLdx'></ol><button id='25niugLdx'></button><legend id='25niugLdx'></legend></kbd>
                      
                         
                         
                    • <sub id='25niugLdx'><dl id='25niugLdx'><u id='25niugLdx'></u></dl><strong id='25niugLdx'></strong></sub>

                      星力捕鱼

                      2019-07-24 10:46:02 来源: 中国政府网
                      【字体: 打印

                      星力捕鱼写在前面: 各地网约车新政,只要没有偏离国务院 关于深化改革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 的顶层设计,有再多不同,都属于合理的。 说到底,这本身就是 地方差异 ,一线城市和二线城市有差异,二线城市和三四线城市有差异,城乡也有差异,这原本就是基本国情。 北京、上海等超大城市对网约车数量、人员管控严格,成都、杭州对网约车数量、人员相对宽松,都是根据自身城市特点决定,本身无可厚非。 就像不能要求成都和北京实施完全相同的最低生活保障标准一样,也不应苛责北京应和成都实施相同的网约车准入条件。 10月8日起,包括北京、上海、天津、重庆等直辖市,深圳、汕头等特区,广州、杭州等省会城市以及宁波等国务院批准的较大的市,相继发布本地的网约车新政细则征求公众意见。 截至目前,部分城市的征求意见期限已经届满,部分城市的征求意见稿刚刚发布,还有部分城市的征求意见稿尚未发布。 值得注意的是,按照《立法法》规定,目前已经或正在发布征求意见稿的城市,基本都拥有地方性法规或规章的地方立法权限。 也正因为如此,各地结合本地实际制定的 网约车 行政细则,成为各方争议或评论的焦点,那么,在这些讨论或争论,都有哪些荒谬观点呢? 谬论一:地方网约车新政规则,违反上位法规定 该观点主要针对部分城市在驾驶员准入条件中是否有 本地常住人口 限制或要求。 很多人认为,各地对当地网约车驾驶员设定 本市常住人口或户籍 限制或要求,违反上位法规定。 首先,各地制定当地网约车新政细则的行业上位法依据主要是《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深化改革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和交通运输部等七部委联合制定的规章《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 其次,由于各地后续出台的网约车新政可能会以地方性法规或规章名义发布,其立法依据则相应涉及到《立法法》。 最后,由于此前很多城市已经有关于出租车行业管理的地方性法规或规章,结合出租车行业改革需要,将出租汽车区分为巡游和网络预约两种运营模式,需要比照、参考或同步修订各地的出租车管理条例或办法,确保两种出租汽车运营模式实现准入平等性和运营差异化等。 因此,评价网约车新政是否违反上位法,需要综合来看。 比如对于有关网约车驾驶员 本地常住人口 的要求,一方面,此前很多城市对于出租车驾驶员就有相同要求,网约车作为出租车的一种服务形式,提出类似要求并无不妥;另一方面,从出租客运服务来看,属于 本地常住人口 的驾驶员,对路况及各地交通管理措施更加熟悉,能更好的为乘客提供出行运输服务。 很多人可能会说,网约车驾驶员借助 导航软件 就可以克服 路况不熟 的问题。 事实上,从过去一段时间,滴滴、易到、神州等打车平台运营情况和乘客体验来看,很多非常住人口的驾驶员,即使在导航软件帮助下,路线选择也有很多不合理的地方,体验确实不好。 因此,从保障合法网约车为当地乘客提供更加快捷、高效的出行服务,部分城市设定 常住人口 需要并无不妥。 更重要的是,目前很多城市,比如北京、上海本身都有人口规模控制的管理要求,对于不属于当地大力发展的网约车服务,对驾驶员提出 常住人口 需要,也有助于管控人口流动趋势。 谬论二:地方网约车新政施行,将使各地 黑车 回潮 这是地铁立水桥站附近的公交车站,在非上下班高峰时段,已经开始在公交站牌右侧排起 长龙 ,这些车有单接的时候,就是滴滴快车、专车,没单接的时候就是传统 黑车 。值得一提的是,滴滴等平台高速发展的同时,这个 长龙 也越来越长,差不多车尾到车头能有半站地的距离,使得该路段拥堵频次不断增多。 针对各地的网约车新政细则,鉴于部分城市提出了 X籍X牌 的管理要求,很多人担心说,此举会导致 黑车 回流。 首先,需要强调的是,即使是滴滴等打车软件顶峰补贴阶段,北京等城市的 黑车 数量或规模并没有减少,而是呈现增加趋势。 简单说,在滴滴等打车软件疯狂补贴时,不仅吸引了当地原有的 黑车 接入平台,更是对类似北京、上海等超大城市的周边城市私家车产生 黑洞效应 ,使得越来越多的非当地牌照的车辆涌入城市,接入滴滴等平台,提供网络预约叫车服务。 在新规施行前,滴滴等打车平台上的各类专车、快车本身就都属于非法营运车辆,也就是民众所说的 黑车 。 其次,即使按照国务院有关出租车深化改革的指导意见,出租汽车的定位是 城市综合交通运输体系的组成部分,是城市公共交通的补充 ,需要 根据城市自身特点、交通需求、道路资源承载能力、环境保护等因素,适度发展出租汽车。 网络预约出租车作为出租车的一个子集或组成部分,其本身在城市交通出行中当然不应跳出 补充地位 和 适度发展 的框框。 因此,不论各地如何确定网约车新政的细则, 适度发展 和 组成部分 是不应被突破的 红线 ,至于各地 适度发展 的 度 应该如何把握,应由各个城市按照自身特点等综合确定。 但是不论如何确定,目前接入到滴滴等平台的各类车辆、司机,都有一个 去库存 的过程,最终 转正 取得合法身份的数量一定是有限的或少数的。 因此,从这个大的方向来看,各地的网约车新政细则只要没有违法的情形,是对车辆和司机采取 市场调节 方式通过供需间接管控数量,还是通过 X籍X牌 方式管控数量,可由各个城市自主决定。 谬论三:网约车新政细则将出现 打车难 、 打车贵 问题 打车难不难 ,并没有统一的认定标准,除去司机 挑活 问题外,本身是一个个体感知差异分化的问题。 此外,此前之所以出现所谓出租车 打车难 问题,归根到底涉及到:信息不对称、瞬时需求过大及巡游揽客方式的局限性等。 事实上,自从网络预约叫车的方式出现以来, 打车难 问题已经没有那么突出了。 而按照国务院深化出租车改革指导意见顶层设计,各地还会增加一定数量的正规网约车。 因此,借助出租车巡游和网络预约分类运营,借助网络预约叫车方式, 打车难 问题可以得到很好的缓解。 当然,即使是滴滴等补贴顶峰时期,遇到大雨等恶劣天气,打车依旧很难。这也说明 打车难不难 ,既是个体感知差异化的问题,也是一个瞬时供需平衡的问题。 至于 打车贵 问题,更是一个伪命题。 一方面,即使在网约车新政细则出台前,滴滴、神州、易到等打车平台的出行定价本身就较高,乘客觉得便宜是特定阶段的补贴造成的错觉。 另一方面,网约车新政细则出台,网约车服务市场不会只有滴滴一家平台获得合法资质,从市场竞争的角度来看,虽然定价可能会高于出租车,但是,通过市场参与者的充分竞争还是会降低乘客的出行费用。 因此,出行费用贵不贵,与网约车新政细则出台与否没有必然关系。 谬论四:网约车数量越多,乘客出行效率越高 表面上看,乘客在补贴高峰期打车响应率很高,但是,出行的效率却并没有大幅提升,因为车辆规模扩大,使得城市的拥堵情况只会更加恶化。 更重要的是,根据《大气污染防治法》第五十条规定,各地应 根据城市规划合理控制燃油机动车保有量 。 因此,《大气污染防治法》和各地的大气污染防治地方性法规,是各地对小客车实施总量控制的立法依据。 简单说,在北京、上海等城市,对于本地常住人口家庭购买小客车实施总量控制的前提下,滴滴等打车软件,通过所谓补贴,吸引周边城市的私家车驶入这些城市,提供网约车服务,实际上是变相增加了当地的机动车保有量,让当地对小客车总量控制的管理努力和居民家庭的牺牲,直接 打了水漂 。 值的一提的是,对于属于真正意义上的 共享经济 的各地 拼车、顺风车 指导意见,对于盘活各地存量私家车的运力,激发更多车辆参与拼车、顺风车等合乘促进作用,似乎淹没在各种争论之中,则令人十分费解。 似乎大多数人只关心能产生商业回报的网约车管理,而对于真正意义上的共享或免费出行的顺风车、拼车,则有点漠不关心了。 文/李俊慧

                      姚春明 中国纪检监察报10月23日消息,姚春明1963年出生于一个普通农民家庭,通过自身努力和组织的培养,从广东省惠东县稔山镇供销社一名普通职工干起,逐步成长为铁涌镇党委书记、县建设局副局长、县人民政府副县长、惠州市旅游局副局长。 姚春明的仕途可谓顺利,但他却未加珍惜,当上领导之后,他思想逐渐起了变化,一步步滑入违纪的泥潭,在其堕落之路上演绎着多面人生。 生财有道的 姚老板 1997年,姚春明担任惠东县铁涌镇党委书记,手中有了权力,对他奉承、巴结的人开始多了起来,一些老板也会时不时给他送点红包礼金,他总是来者不拒。 2003年,姚春明当上惠东县建设局局长,与开发商、包工头接触多了起来,每每看到他们吃喝玩乐,挥金如土,姚春明内心就很不平衡,总觉得自己手握大权,却不如这些老板活得风光自在。 思想慢慢蜕变的姚春明,追求金钱的欲望越来越强烈,竟在手中权力上琢磨起 生财之道 来。 2004年,房地产开发商陈某华为得到姚春明关照,将一块市值约68万元的土地以30万元转让给姚春明。不久,姚春明投桃报李将陈某华的某项目列为县招商引资项目,并给予费用减免。为感谢姚春明,陈某华又送了一块540.73平方米的土地给他,该土地后来被姚春明转卖,净得200余万元。 2005年,县建设局主持惠东县环城南路工程,老板杨某新找到姚春明请他在竞标上 照顾一下 ,姚春明欣然应允。为了感谢姚春明,次年4月,杨某新请姚春明一家去日本、韩国旅游,所需旅游费5.12万元由杨某新支付,另外还送了10万港币作为购物费,姚春明喜滋滋地收下了。 2006年,姚春明当上惠东县副县长,分管 农林水 工作。2008年,该县准备实施基本农田保护示范区的水利工程,老板陈某得知这个消息,就找到姚春明,表示很想承接该项目,事成之后定有重谢。这么好的发财机会姚春明自然不会错过,他多方打招呼,为陈某一路扫清障碍。2012年,姚春明的 付出 得到了 回报 ,收到陈某重谢的100万元。 经查,从1997年至2016年,姚春明先后收受县农业局等56个曾分管的单位、17名曾分管干部、47名企业老板所送的红包礼金共计人民币568.6万元、港币19万元。 食髓知味,金钱的诱惑让姚春明欲罢不能。他不仅坐等别人送钱,还亲自下海捞钱,体验了一把 姚老板 的无限风光。2005年,姚春明以大舅子陈某的名义与其他两名开发商一起合股成立公司,经营期间,姚春明赚得531.5万元。 大肆收受他人钱财,却错认为是地位提升的体现;与朋友合伙经商办企业,违规从事营利活动,还以为是找到了生财的门路。此时的姚春明已经被贪欲冲昏了头脑,在敛财的道路上一路狂奔,注定奔向的是一条不归路。 升官心切被忽悠的 姚糊涂 手中的权力让姚春明尝到了甜头,在他看来,权力越大,攫取的金钱和利益就会越多。于是,姚春明对权力的欲望一天比一天强烈,最终上演了一出近乎疯狂又极其讽刺的跑官要官终上当受骗的闹剧。 2011年,惠州市、县、镇三级换届,为了能在县级换届中当上县长,姚春明四处活动。惠东县狮子岛酒店老板赖某夫妇看穿了他的心思。 一天,赖某对姚春明说: 省委组织部副部长林某我们很熟悉,关系很好,愿意为你 牵线搭桥 ,他能够在此次换届中帮你提拔为正县长。 姚春明听后心花怒放,他与赖某夫妇交往多年,对这番话深信不疑,就说: 那先谢了,事不宜迟,麻烦你们尽快和林部长联系! 没过多久,赖某夫妇告知姚春明: 升任正县长一事林部长已经答应,但林部长现在需要80万元急用,希望你能帮助。 姚春明求官心切,赖某夫妇此番话可信度究竟有多少,他压根没有细想,立即答应并叮嘱其大舅子尽快把80万元汇到赖某户头,请赖某夫妇代为转交,以向林某表达诚意。 人的欲火太旺,就容易 烧 坏大脑,丧失理智。赖某夫妇设了这么个漏洞百出的局,姚春明居然没看出来。为了实现当上正县长的目的,姚春明心甘情愿充当赖某夫妇马前卒,死心塌地为这对夫妻办事。 这一年3月,赖某夫妇找到姚春明,要为其酒店办理《特种行业许可证》。姚春明明知该酒店不符合条件,但有求于人的他不仅没有阻止,还亲自打电话交代相关人员办理此事,不久便把办好的许可证恭送到赖某手中。 有了副县长姚春明的庇护,赖某夫妇春风得意,办起事来一路绿灯。4月,赖某又一次敲开姚春明办公室的门,将一份《海域使用权证》的申请书放在他办公桌上。望着这一纸如烫手山芋般的申请书,姚春明不假思索在上面做了表示支持的批示。就这样,赖某夫妇在不符合规定的情况下,轻而易举获得面积100亩的海域使用权,在海域使用费上还享受了17万元 优惠 。 姚春明的帮助使赖某夫妇许多难事都在短时间内搞定,这让赖某夫妇感觉很爽,胆子也越来越大。 而卖力只是姚春明讨好赖某夫妇的方式之一,为了升迁,如果赖某夫妇需要钱,姚春明也会慷慨解囊,眼睛都不眨一下。一次赖某夫妇碰到资金困难,姚春明二话没说,立即拿出几百万元,又通过亲戚、朋友借款1000多万元交给赖某夫妇,解其燃眉之急。 2011年底,当地换届选举结束,姚春明当上正县长的愿望落了空,他回想起整个求官过程中始终没见到林某,此时才幡然醒悟,捶胸顿足,大呼上当。 吃了哑巴亏的姚春明还得隐瞒跑官要官的真相,不能声张,真是让人啼笑皆非。正应了那句老话:自己酿的苦果只能自己咽。 对抗组织调查的 姚瞒瞒 姚春明是副处级党员领导干部,有如实向组织报告个人有关事项的义务。但他无视组织纪律,数次未按规定如实报告其家庭及资产情况。 经查,姚春明不如实报告其两个小孩都同时拥有大陆居民身份和香港居民身份的事实,不报告其实际所有价值不菲的物业,不报告其妻子在惠州富力丽港中心购买的商品房等。 此外,在2013年和2015年,姚春明得知组织正在调查自己时,十分紧张,立即召集朋友张某、亲戚程某和大舅子陈某等,统一口径,对抗组织审查。 姚春明天真地认为,只要将物业产权悄悄转移到大舅子或者大姨子名下,就能瞒天过海;只要与亲戚朋友订立攻守同盟,就能抹掉违纪痕迹。然而,他错了,纸终究包不住火。 当执纪人员与姚春明谈话,问他为什么要隐瞒个人有关事项,为什么要逃避组织调查时,他说: 我以为我做得天衣无缝,无懈可击,没想到还是暴露了。 心存侥幸,耍点小聪明,却自认为手段高明,没人知道,这是自欺欺人。姚春明后悔啊,但已经来不及了。 2016年5月,惠州市纪委监察局给予姚春明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并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交司法机关处理。 执纪者说 为政之要,贵在廉洁;为官之要,贵在官德。姚春明的腐化堕落过程再次告诫广大党员干部:要常思贪欲之害,做到为政不私,不为物诱,不为名动;要常怀敬畏之心,知晓为官做事的尺度,不越底线、不踩红线、不碰纪律高压线,做到 心不动于微利之诱,目不眩于五色之惑 ,始终守住一颗清正为民的公心。要慎初、慎权,时刻谨记诱惑就在眼前、失足就在瞬间,时刻保持警惕,清清白白做人,干干净净做事。

                      又是一个大新闻。 据台湾联合新闻网报道,北返中的解放军辽宁舰编队,1月10日晚9时沿 海峡中线 以西开始穿越台湾海峡。台 经国 号战机立马升空夜航警戒。 别说,这个时机点,还真让台湾紧张。 台湾当局负责人蔡英文正在外面 出访 呢。尤其是刚刚从美国离开,带着 过境外交 的自我安慰,继续下一站的打拼旅程。惴惴不安怕人半夜敲门,十之八九是做亏心事了。如此在意大陆一举一动,正映照出当局内心的不安和挣扎。 力抗? 虽然外界因为之前的川蔡通话,对蔡英文此次 出访 颇有期待,但蔡英文在美期间,竟没捞着与特朗普会面的机会,到头来只能选择 低调过境 。实际上,非不想高调也,实不能也。 当然,蔡英文这次漂洋过海,依 惯例 手不落空,也见到了几个美国议员和州长,嗯,倒是充分体现了对等。但特朗普已经识趣地为上台后的中美关系预留回旋余地,这是大的框架。框架中,政治智慧比政治投机更重要。有人搞不清自己的定位和身份,非要以战略马前卒自任,是福是祸,已经可见于秋毫之末。 岛叔试析之。 胡适之有句名言: 做了过河卒子,只能拼命向前。 美国战略学家布热津斯基有部名著叫《大棋局》。岛叔就歪读一下,以象棋为例好了。下过象棋的人都知晓, 卒 的身份决定了,过河没有回头路。要不将军,要不就中途被吃掉。在中美围绕西太博弈的过程中,关于台湾究竟是 棋子 、 弃子 还是 过河卒子 的讨论渐渐多了起来。 川蔡通话的麻辣劲儿过后,席已撤,声渐销,但透露出来的讯息是,蔡当局还不认这当卒子的命,既不想属于红方,也不想属于蓝方,心底里一直想把自己搞成第三方。问题是,棋局中有没有你的位置?这不仅牵涉政治智慧,更需要长远的战略眼光。 习近平不久前在会见基辛格时说,要避免零和博弈。这是政治大智慧,国际政治棋局里面的金科玉律。只有政治素人或者愣头青才不懂。号称政坛高手当家,台湾当局却处处透露出来零和思路。 民进党创党30周年,兼任党主席的蔡英文发表公开信,声称民进党 要力抗 中国 的压力 。这种 真心话大冒险 ,除了吹吹牛皮,拿什么去实现?辽宁舰穿台海,岛内舆论出现 恫吓论 。这种扮可怜的 悲情牌 ,不过是炒李登辉和陈水扁时期的冷饭而已。一遇问题就龟缩,无和平之诚,无双赢之智,无容人雅量。仅仅靠战机升空的姿态,怎么服众? 拜托,这还只是解放军的一次路过。

                      原标题:云南省委原副书记钟勉任贵州省副省长 中国经济网北京1月5日讯 据今贵州客户端消息,1月5日举行的贵州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六次会议第二次全体会议,表决通过有关任免案。经无记名投票表决,会议决定任命钟勉为贵州省副省长。 钟勉简历 钟勉同志,男,汉族,1963年5月出生,四川犍为人,1984年7月参加工作,1983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在职研究生学历,经济学博士。 1980年9月至1984年7月,在四川财经学院政治经济学专业学习; 1984年7月至1988年3月,任四川省委政策研究室干事、副科级研究员、主任干事; 1988年3月至1988年12月,任四川省委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干事; 1988年12月至1991年1月,任四川省委办公厅综合处副处长、省国有资产管理局政策法规处处长; 1991年1月至1995年4月,任四川省委办公厅副处级秘书、正处级秘书; 1995年4月至1996年12月,任四川省峨眉山市委书记; 1996年12月至1997年8月,任四川省乐山市委常委、峨眉山市委书记; 1997年8月至2000年1月,任四川省乐山市委副书记; 2000年1月至2000年5月,任四川省乐山市委副书记、副市长; 2000年5月至2003年2月,任四川省旅游局局长、党组书记; 2003年2月至2006年2月,任四川省资阳市委书记; 2006年2月至2007年2月,任四川省资阳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 2007年2月至2007年5月,任四川省委秘书长; 2007年5月至2008年1月,任四川省委常委、秘书长; 2008年1月至2009年1月,任四川省委常委、秘书长,副省长; 2009年1月至2015年4月,任四川省委常委、副省长; 2015年4月至2016年12月,任云南省委副书记; 2016年12月至2017年1月,任贵州省政府党组成员; 2017年1月起,任贵州省副省长、省政府党组成员。

                      开年晒晒成绩单,撸起袖子加油干。2月10日,北京市长蔡奇带着市政府领导班子成员,与包括市人大、市政协、市监察委领导在内的220余名评委,加班加点完成了一件大事 2016年度市级行政机关和区政府绩效考评会议。 绩效管理作为现代管理的一种重要方式,具有科学、量化、精准的特点,在世界范围内被广泛应用于政府、企业、社会组织等多个领域的管理中。近年来,我国各级政府也逐渐认识到,绩效管理是推动政府工作的一个重要抓手,开始探索在政府管理中应用绩效管理的方法。北京市作为2011年国务院首批同意开展政府绩效管理试点的8个地方政府之一,这项工作一直被公认走在全国前列。 识政君发现,上月刚刚转正的蔡奇市长,与政府绩效管理可谓是颇有渊源。国家行政学院公共管理教研部副主任、教授刘旭涛介绍说,2011年国家首批地方政府绩效管理试点的8个地方,不仅包括北京、吉林、福建、广西、四川、新疆6个省级政府,还有两个副省级城市就是杭州和深圳。蔡奇曾在2007年4月至2010年7月间担任杭州市市长,可以说他当时就为杭州成为全国首批绩效管理试点城市打下了扎实基础,对这项工作可说是了然于胸。 如今到了北京,与杭州同样是全国首批试点城市,蔡奇推动政府绩效管理的力度丝毫不减,方式持续创新。这是他在北京市出席的首次市级行政机关和区政府绩效考评会议,继前年市级行政部门首次集中考评,去年首次加入区政府集中考评后,此次考评又首次对各部门述职内容进行了网络直播。评委中也大幅增加基层群众评委,评委总数达到220余人。 2月10日下午两点不到,以市长蔡奇为首的市政府领导班子成员集体进入会场,绕场一周与担任 考官 的专家学者代表、新闻媒体代表、企业代表、市人大代表、市政协委员一一握手寒暄致谢,考评会正式开始。 考评会一大变化是节奏明显加快。 每位述职者的发言时间,从往年的10分钟缩减为8分钟。为节省时间提高效率,专门要求每个述职完毕评委不要鼓掌。述职过程中也不安排提问环节。 16位区长和43位市级部门负责人每人8分钟,述职整整用了两个半天和一个晚上,其中除两部门外均是本部门行政 一把手 到场述职。大家抓住8分钟宝贵时间,先说整改任务落实情况,再报主要工作指标,抓住重点工作、依法行政、廉洁行政、创新发展几个关键点,介绍主要做法、创新举措及成效,最后报告存在问题和下一步措施,工作成绩用数据说话,问题剖析见工作思路,边讲边配以制作精美的PPT,努力让参与打分的评委用最短时间了解本单位全年工作。识政君观察到,虽然会场设置了发言时间提示器,但59位述职者无一超时。加上书面报告接受考评的17家市级部门,今年接受绩效考评的单位总数也创历史新高。 考评会另一大特点是今年首次进行的网络直播,这让政府工作更加公开透明。 会场内媒体记者数量较往年有所增加,还有速录人员专门对绩效考评会议开展实时网络文字直播,让更多市民参与到考评会之中。 专家学者代表、中国行政管理学会执行副会长兼秘书长高小平对此高度评价:在现场直播、市领导和同行的监督下述职,对打造一个有担当、有约束的行政权力运行机构有推动作用。老百姓心中对政府工作有杆秤,直播有助于政府各部门、各方面加强有效沟通,实现经验交流和成果分享,也让群众的获得感更强了。 蔡奇特别重视绩效考评的科学性和群众的获得感,他在评价这次考评时说: 本次考评工作增加基层一线代表参与打分人数,提高平时考评权重,委托第三方社会机构对市级机关服务对象满意度进行调查评估,既发挥了年度考核的 指挥棒 作用,又进一步体现了政府工作以人民为中心的理念,让政府工作更好接受人民群众监督。 识政君了解到,此次述职考评会只是全年绩效考评的六个环节之一。在此之前,考评工作已经完成自查自评、察访核验、服务评价、专项考评四个环节。 市政府办公厅有关负责人介绍,去年12月底,各区各部门均已完成自查自评并向市政府上报了自查报告,在各单位网站进行了公示。察访核验环节,市政府绩效办会同市发展改革委等11个专项考评部门和第三方机构,组建4个察访核验工作组,深入现场逐项开展察访核验,查阅文件资料5000余份,查验现场点位1500多个,形成区政府绩效考评查访核验报告和问题清单,作为年度考评的重要依据。 该介绍人称,在此次述职考评之后,市政府绩效办将根据各专项考评部门日常考评和年终述职考评情况,分别以40%和60%的权重,汇总形成2016年度市级行政机关和区政府考评成绩,组织撰写各单位年度绩效管理综合反馈报告,并报请相关部门审定后,书面反馈各区政府、市级行政机关。 本次反馈报告将于月底前完成。 虽然考评还没完全结束,今年第二次参与述职的朝阳区区长王灏已经是收获满满。他说,考评会参会人员范围涵盖广、代表性强,使考评更客观,为各区提供了宝贵的交流平台。市政府部门、各区政府同述职、同考核,便于大家交叉换位了解和理解其他部门工作特点,使各部门更加全面了解市情、区情,掌握全局工作,有助于发挥全市一盘棋的作用,推动全市协同发展、聚力发展。通过与其他区的横向比较,有利于查找本区域治理和经济社会发展的短板,借鉴好的经验,提升区域治理水平和服务效果。同时,区政府、市级部门在各界代表面前 亮相 ,让公众了解政府管理,面对面听声音,真正做到主动接受监督,体现了现代治理能力的提升。 市长蔡奇发言时,特别向各界代表专程参加考评打分表示感谢,并邀请大家作市政府的工作联络员,开通市政府与人民群众之间的民意直通车。会议结束后,蔡奇带领各位市领导再次走向代表席,与220余位代表一一握手,合影留念。 【知多一点】 区长8分钟都说了什么? 识政君注意到,考评会上,各区区长的8分钟发言,不再像政府工作报告一样面面俱到,而是紧扣本区功能定位,充分体现区域发展特色。这就是一区一表个性化考评科学性的充分体现。市政府办公厅有关负责人介绍说,评价坚持将共性指标与个性指标相结合,既统一设置依法行政、廉洁行政、创新创优等共性指标及权重;又根据各单位职能特点和功能差异,设置绩效整改、重点工作、职责任务等个性指标,并提供各专项考评意见作为打分参考,增强评价的针对性和客观性。每个单位的打分表都不相同,有效避免了 千人一面 的简单考核。

                      漫画 王石川 10月23日,一则 年收入12万元以上被称为高收入群体,要加税 的消息在多个公众号和朋友圈广泛流传,除了对加税的不满, 年收入12万元以上 这一标准,也引发各种吐槽。真的有这种规定吗?记者查阅了历次个税修正案、财政部和国家税务总局的诸多文件,其中虽然多次提及高收入群体,但从未有过 年收入12万元以上 这一标准。 如果说在老少边穷地区,年入12万元,或可算上高收入,但在北上广深,则与高收入挂不上边。以北京为例,假设税前收入为1万元,除去五险一金、个税后,只剩余7479元。按今年3月公布的每月平均房租69.27元/每平方米计算,哪怕租个60平方米的小房子,也要4156.2元。再去掉吃喝、交通和基本的应酬,恐怕月光吧。 故此,当 年收入12万元以上被称为高收入群体,要加税 的消息传出后,不少网友愤愤不平,有人吐槽道:12万真不算多啊,买房买车都要精打细算 现在这物价,生活已经很艰难了,不雪中送炭就算了,也别火上浇油啊! 不明真相者,的确容易焦虑。但是,从记者调查看,该消息并不属实。国家税务总局在2006年《关于印发〈个人所得税自行纳税申报办法〉的通知》中要求, 年所得12万元以上的个人所得税纳税义务人,应于纳税年度终了后向主管税务机关办理纳税申报,但也没说年入12万元以上就是高收入。 加大对高收入者的税收调节力度 ,确有出处,最新来源是国务院印发的《关于激发重点群体活力带动城乡居民增收的实施意见》。早在2010年,财政部的相关文件就提到了 加大对高收入者的税收调节力度 。减轻中等以下收入者的税负,适当加大对高收入者的税收调节力度,本是一以贯之的制度设计。这次国务院发布的相关意见,主旨是带动城乡居民增收,与个税改革并无关联。 通过个税改革要加税,显然也经不起推敲。十八届三中全会明确提出,要建立综合和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制。 十三五 规划也指出, 建立综合和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制 。什么是综合和分类相结合?就是不再简单提高个税起征点,而是综合考虑家庭收入等因素,参照发达国家的经验就是,医疗、教育等方面的支出可抵税。于此而言,认为 年收入12万元以上被称为高收入群体,要加税 ,也不属实。 然而,一句不实传言, 一不小心 引发大众恐慌,造成了一起不大不小的舆论事件,让无数人忧虑乃至愤怒,还是颇堪玩味。究其因,可归为两个原因。一是个税改革容易激发社会情绪。 众所周知,个税在西方发达国家被称为 罗宾汉税种 劫富济贫 是它的主要功能,即担负调节社会财富分配、防止贫富差距过大等功能。而在我国,尽管月薪低于3500元的人员不需要缴纳个税,但统计显示,在个税中,中低收入者税收贡献率达65%左右。这说明,我国的个税并非起到 劫富济贫 的作用。在北上广深,年入12万元算不上高收入,日子过得紧巴巴,顶多是普通中产,他们觉得自己钱包被盯住,当然会不满。 另一个与我国税负较高的时代背景有关。我国税负究竟高不高,见仁见智,但国人的税负痛感,却为人深切感受到。无论企业还是普通公民,恐怕都有一肚子话要说。有学者认为, 宏观税负一定要和百姓福利联系起来,要从公共服务需要角度理性看待。 诚然,税收要确保合理公平,更应该有效转化为公共服务、社会福利,这样民众才会少一些怨言。 尽管这起事件是一次乌龙,但相关部门不可掉以轻心,而应该关注它背后的民意投射。俗话说: 锣鼓听音,说话听声 ,从民众的吐槽中应该听到其中的税负焦虑,以及希望减轻税负的心声。个税改革,牵一发而动全身,多听听民众怎么想,当职能部门与社情民意实现共振,公共决策才能更科学,更利于推进。供图/视觉中国

                      【我要纠错】 责任编辑:
                      回到顶部